排球

闪小说四则

2019-09-13 04:06: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难逃宿命】
咸亨饭店的生意贼火,顾客几乎天天爆满。
这不,饭店又来了一拨人。看行头,西装革履,气宇不凡,像是政府部门来的官员。
大堂经理陪着笑脸相迎。
走在前面的是个胖子,宽面大耳,挺着圆嘟嘟的肚皮。看起来,底气十足。他拖着圆润的腔调,说:“给我们订一个豪华包厢,好菜尽管上!”
厨房的门窗敞开着。阿呆拉长眼光,眼巴巴地看着胖子,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阿月,这帮讨厌的家伙又来了,看着他们满嘴流油的模样,我就恶心。”
阿月眼皮耷拉下来,失落地说:“哎,这些人一来,咱们就遭殃啦,他们下手太黑,歹毒着呢?”
“其实,我们的义务,就是为他们服务和奉献的,但是,我看不惯他们……”
话说到一半,饭店的张厨子举着明晃晃的菜刀走进厨房,他熟稔地从水盆里把阿呆捞出,扔在案板上。咔嚓几声,阿呆被穿肠破肚。阿呆挣扎了几下,死灰般的眼睛突然一动不动了。
很快,阿呆就被端上了餐桌,那帮人血腥地一哄而上,把阿呆蹂躏了一番,就停手了。阿呆最终也没有逃脱厄运,裸着半截身子,和他的同伴一块葬在饭店门前不远处的一片废弃的垃圾堆里。
阿月无力地在水里游动着,眼里晃动着亮晶晶的东西,不知是水还是泪。
【瞎子摸骨】
瞎子葛二是村里有名的算命先生,精通摸骨术。他只要一摸对方的骨头,就能预测他的家庭背景和生活轨迹。村里的人管他叫“葛半仙”。
这天,有个叫狗蛋的人慕名而来,要求瞎子给他算命。瞎子摸着他的手,然后摸了摸胳膊,就皱起眉头来。他感觉狗蛋的骨架很奇特。他摸了半天,也没摸出个所以然。此时,已是焦头烂额,汗流浃背。瞎子心想:今天,我的招牌算是被人拆了。
瞎子无奈地摇摇头说:“你的骨架太奇特,我算不出来!”
狗蛋笑了,说:“先生,实话告诉你把,我九岁的时候,不幸被高压电击伤,两只胳膊残废了,做了截肢手术,我现在安的是假肢。”

【心魔】
门推开的时候,屋子里臭烘烘的,地上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地躺着茶杯、碗筷、饭碗,还有那被撕得稀巴烂的书本。二狗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翻着白眼,满嘴的白沫像臭水沟的污水涌了出来。二狗死死地捏着一个药瓶,里面装着农药。二狗娘披头散发地冲过去,疯子般地撕扯着二狗的手,哭喊着:“我的二狗呀,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二狗死后,村里人准备棺材安葬他。二狗娘神志不清地跪在灵前,鼻涕眼泪糊得满脸都是。这时候,棺材里突然发出沉闷的响声,二狗娘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几个胆大的汉子撬开了棺材。二狗突然僵尸般坐了起来,发出阴森森地冷笑。村里人吓傻了,二狗娘壮着胆子,一点点靠近他,伸手摸了摸他惨白的脸,说:“我的儿啊,你还活着!”原来,那农药是过期的。
二狗从棺材里爬出来,晃晃悠悠地走着,笑着,说:“我要读书,我要考大学!”
二狗娘赶紧追问道:“二狗,你没事吧?”
“我要读书,我要考大学!”
别人又问他,二狗还是重复那句话。“我要读书,我要考大学!”。

【伟大的父亲】
父亲从矿山回来,脸黑乎乎的一团。儿子正在写作文,父亲摸了摸儿子胖嘟嘟的圆脸,说:“我的儿子,写啥作文呢?”儿子咕哝着嘴,把父亲的手甩开说:“写我的朋友呢?”父亲笑着说:“啥时候,能把爸爸写进去!”儿子一听撅着小嘴说:“同学们都说你是个“煤黑子”,我才不写呢,写出来同学们都笑话我!”“哦!”父亲心微微一颤,发出长长的叹息声。
一个月后,父亲从黑压压的井下,被两个矿工抬了出来,父亲仍然黑乎乎的,只是没了呼吸。儿子和母亲哭天喊地,痛哭流涕。儿子趴在父亲的身上,嚎啕大哭:“爸爸,我的好爸爸,你睁开眼吧!儿子给你写的作文《伟大的父亲》获奖了。”

共 14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难逃宿命》里的阿呆阿月显然是某种水里的可食小动物,就当是鱼吧。从被食的鱼的角度看人世,角度很新。《瞎子摸骨》,一个少年用一个假肢来糊弄算命先生,颇有些搞笑。《心魔》,一个落榜中学生竟然对上大学到了痴迷的地步,是嘲笑教育制度,抑或是讽刺惨淡人生,或者兼而有之。《伟大的父亲》堪称是四篇里的精品,儿子作文写父亲却不愿让父亲知道,作文获奖了,父亲却不在了,令读者唏嘘不已,闪的够高的。就凭这一篇也要推荐阅读。【编辑 云台文经】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老年人头晕有动脉硬化
孩子上火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