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对强县扩权的冷思考

2019-10-09 04:3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对“强县扩权”的冷思考

对“强县扩权”的冷思考 □江苏省城市发展研究所

2002年以来,浙江、湖北、河南、山东、福建、湖南等省先后根据本省实际,将部分归属于地级市的经济社会管理权直接赋予经济强县,在财政体制等方面实行了“省直管县”,在全国引起较大反响。江苏作为东部经济强省,下属××个县(市),其中有许多位于全国百强县前列,在加强县域经济发展,加快推进城市化的战略指引下,县级政府日益谋求新的制度突破,“强县扩权”逐渐成为县(市)级政府比较一致的呼声。然而,从江苏城市化发展来看,当前实行“省管县”体制仍然存在双刃效应。因此,必须冷静对待这一改革,全面深入地分析其在推进过程中带来的利弊,从而保证决策的正确。

※提高行政效率,增强发展动力,推进城乡统筹,促进区域协调,“省管县”体制调整有利于促进江苏新一轮城市化质量提升

◆减少行政层级,提高行政效率,有利于提高城市化战略实施成效

“政府主导,市场推动”是江苏城市化的主要动力特征。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政府职能逐步转向战略引导、规划调控、市场监管和公共产品供给等领域,由于这些领域与城市化发展密切相关,新一轮城市化过程中的“政府调控”特征仍将十分明显,政府管理层级转变的制度变迁效应将尤为突出,“省管县”体制调整即体现了这样的制度需求。一方面,实行“省管县”

,既符合宪法所确定的省、县、乡三级行政区划层级规定,也符合城乡分治的国际惯例,符合世界行政史客观规律,从而有利于江苏城市化与全球化、市场化背景下的世界城市化行政体制模式接轨。另一方面,以省辖替代市辖,减少了行政层级,降低 ……(省略1135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更多相关文章:对“强县扩权”的冷思考手段(如区域规划、公共产品供给、转移支付等等)也需要强有力的财政杠杆作用。在当前三级管理模式下,地级市财政调控力度过强,往往弱化了省级宏观调控力度。实行“省管县”之后,省县级财政相对增强,中间环节调控力度减弱,可以更好地发挥省级宏观调控力度,特别是省一级在区域规划实施、重大基础设施与公共设施供给和转移支付方面的力度,从而有利于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区域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区域规划的顺利实施,最终达到统筹区域发展的目标。

※削弱中心城市实力,限制都市区扩展,干扰省域城镇体系

,诱发县域连片开发,“省管县”行政体制调整也可能制约江苏新一轮城市化的良性发展

◆削弱了地级市调控力,从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区域性中心城市发展

近年来,江苏的区域中心城市发展势头一直很好,尤其是苏南地区尤为明显。区域中心城市在发挥对其周围地区的集聚与辐射作用的同时,其自身的发展也离不开周围腹地在资源、产业、市场等方面的基础作用和有效支撑。以苏州为例,其充足的发展势头更多的源于所辖的经济强县,如常熟、昆山、吴江等的支撑作用;而无锡的发展也与江阴、宜兴的欣欣向荣休戚相关。可以这样说,区域中心城市的带动作用和次级中间城市的支撑作用之间,通过优势互补、设施共建、资源共享,形成区域内便捷的交通络、合理的产业结构、密切的经济联系、开敞的生态空间,最终实现区域整体发展的有序、互动、集约、高效。从这个意义上讲,调整“市管县”体制,变市辖为省辖,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对区域中心城市“断筋取肋”,可能扼制区域性中心城市的高速发展势头。当前,江苏城市化应进一步适应经济国际化需要,培育面向全球市场的现代化大都市,南京、苏州、无锡等特大城市仍然需要周边强县(市)的支持,也需要进一步合理拓展空间,苏中、苏北地区城市化发展需要其中心城市进一步做大做强,以加强其区域支撑力和辐射作用。而“省管县”体制调整削弱了地级市调控力,对区域中心城市发展和整个城市化进程产生不利影响。

◆限制了城市区域化发展,不利于大都市区的进一步发育

世界城市化经验表明,城市化发展到高级阶段,城市化与郊区化相伴而行,城市区域化特征将日趋明显,城市对区域的辐射以及与世界城市体系的交流都通过都市区进行。在城市区域化和都市区发展模式下,城市与外围腹地的关系——城市与乡村、城市与城镇之间的关系也日益密切。江苏经济发达、人多地少,人口密度、城镇密度、经济密度和开发强度较大,各种关系也甚为紧密,呈现出城市区域化率先发展的态势,特别是在苏南地区,已经出现了城镇密集地区围绕核心城市发展的大都市区,在都市区内部,从制度环境、产业格局、空间组织和文化联系上来说都实现了高度融合。在这种情况下,城市发展必须也必将以区域整体观为指导,重视大都市区培育,通过加强区域协调,构建城市群,来寻求城市和区域的更大发展和共同发展。大都市区的形成是中心城市与周围地区双向流动的结果,其发展完善既需要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支持,也需要外围地区的空间资源支撑,更需要协调统一的政策环境。在恢复“省管县”之后,大都市区发展的动力、空间和政策供给将大大减少,城市区域化发展态势受到限制。当前,宁、苏、锡、常各都市区共同构成了长三角世界第六大城市群的主体,如果都市区发展受到抑制,可能会影响其主体地位,也不利于它们接轨世界城市体系。

◆导致了省域城市规模结构变动,有可能扰乱走向成熟的省域城镇体系

城镇体系是由一系列不同等级规模、不同职能分工、相互密切联系的城镇组成的一个有机整体。合理的等级层次结构是城镇体系的基本特征之一,各城镇之间存在的性质、规模和功能方面的差别是在区域发展条件制约下,通过客观的和人为的作用形成的区域分工产物。目前,江苏特大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含县城)的数量依次分别为*个、*个、*个和××个。“省管县”体制由于在事权、财权等方面增强了县域发展的自主性,必将使县(市)的发展提速,并直接表现为规模扩大、功能优化、实力增强,进而提升在城镇等级体系中的地位。然而,科学、健全的城镇体系发展过程是系统要素的优化组合,而非单一性的高级化,从而形成大中小城市相协调的等级体系,各等级规模的城市之间体现了城乡互补、区域协调的整体性和适应竞争、合理分工的市场规律。因此,“省管县”带来的县城扩张

,将有可能扰乱发育过程中的城镇体系合理发展。

◆释放了县级行政动力,有可能造成县域开发“遍地开花”和“无序建设”

“省管县”强化了县域发展的自主权,给予县域较之原来更为宽裕的发展空间。但“强县扩权”之后,却有可能导致上级行政对县级行政监督和约束力度的削弱。这是因为,“强县扩权”使地级市的许多权力下放,客观上就必然削弱地级市对县级行政的管理力度,相应的,地级市对县级行政的权力制约能力也必将大大减弱,从而不利于对县级行政的监督和约束。另一方面,“强县扩权”使得一些县成为省级行政直管,但是,与地级市相比,相对于这些县而言,省级行政不仅有“山高皇帝远”之虞,而且由于其管辖范围过大,机构较小,在强化对县级行政的直管上也很有可能力不从心,从而导致地级市和省级行政这两个上级行政对县的监督和约束力度都被削弱。而在目前全省城市发展和城市化快速推进的强劲势头下,各级各类城镇都充斥着“开发热”、“建设热”,对于扩权后的县域来说,建设的热潮更是空前的高涨,很有可能忽视城镇与区域之间的功能协调,产业、人口、环境与城镇开发间的容量协调,基础设施建设标准、时序和空间利用协调,形 ……(未完,全文共6128字,当前只显示2950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对“强县扩权”的冷思考)上一篇:突出四个重点 构筑县域经济发展新机制下一篇:强力实施项目带动 努力推进三化进程相关栏目:调研报告文教论文综合论文

微信一键生成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多少钱
招生怎么在微信推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