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这是我做了一个千年的梦幻

2020-01-21 00:45: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是我做了一个千年的梦幻

亘古天山,我彩块飘飘的衣袖,拂过你两千五百公里的身躯。那峰峦冰雪隐现,又似乎荡气回肠,静卧在西亚的土地上。博格达,那是母亲,给了我幼时的乳汁,给了我今世的冰容。

一恋,千年。

我听得,在吟诵的: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

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穆王!

那是你么?那千年前的面庞,似清纱遮盖了俊容的面庞。那是你么?八骏万里千山,眉锁烟愁。那是你么?共执笔墨,书了瑶池三千年梦传说

我是你的西王

云雾淡笼着那时的至寒孤山峰峦,悠悠而往,缓缓而来。一绕指点点清透,似极了瑶殿宫前的帷幔轻帘。是山做了宫闱,又是水做了玉床?这天间的碧云是做了天地间嘴朦胧的帷纱?

我回来了,在梦里。

仙无感冷暖,冰心石魄。可是,我冷。那瑶池是一块冰封的琥珀,令冷气袭身。

天云寒,冰绕涧。君不到,不解寒。

穆王

相逢以往,君已离去,再无鸿信。那只苍鹰,时而凌空于万里冰峰间,那是寄托了王的思念!久久徘徊,不肯离去。我还能否,再见王一面?相遇在骏骑万山。哪怕,我不再是至尊的王!你不再是至圣的君!我愿以一位浣衣女子,在这千年的梦后,去邂逅你。

这千年的梦幻

【瑶池寻梦】

这一世,我忘记了前身,只自己,去寻你。

人间唯美四月天。四月的季节,焕发着、渴求着唯美。生机绿墨间侵了一丝寒气,交织梦里。

博格达,依旧慈祥安宁。圣容雄伟的展现在天山儿女的眼里。我敬畏的母亲!天地同生,哺育了千万儿女的母亲!

那一路的盘旋,似曾熟悉,只是显得脆弱,又渺小。这壮阔的森木土地,峭峰直插云天,似极了天柱。恍惚只觉自己腾云驾在了半里云空,湿冷的气息弥漫在周身,至冷、至寒。一弯起、一弯去,一弯灭。我,再次踏进了那睡梦里常出现的仙界。

云里,碧水寒天。

雾里,峰云青杉,清澈的眸子里,倒映了池水的一圈涟漪。

自己像极了渺茫苍苍间最幼小的生灵,被天地间灵气包裹着的一个未曾出世的婴儿。混沌里便邂逅了画中山,水中池,笔墨瑶王琼殿

瑶池啊!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你!

天气极阴,湿滑的石道上留下潮水未曾干去,泥土里幽幽的松果香正在浸漫着全身。又一次癫狂,灵魂飞出身体,舞于万里冰雪间,冷的快要窒息。

轻纱白练般水柔的薄雾散撒于天池池面,宛若美人,娇俏身骨,冰眉魄眼。那是庙宇中的飞天?还是千年前的西王?

我可以自己来摆渡? 池边,一叶古老的扁舟。自问舟上摆渡少年。

少年转了身来

呓语、恍惚、淡烟绕指。

穆王

落泪,柔进了池水,淡淡地,散去。

少年,你记得我么? 独自望了,八骏骑行,幻梦。

记得,千年前,我们相遇。 少年转过身去,天色,忽而明媚如花。

穆王

【梦落瑶池】

我笑了,嫣然如花。

当车子行驶在去往天池的路上时,只觉得自己灵魂出了窍,魂归故里,葬在了天山博格达。

我回来了,以一袭素衣清颜。

摆渡,渡的人多么? 问少年。

多,但不知是我渡他们,还是他们渡我。

穆王,你相信轮回。

穆王? 少年惊奇。他不知道,它本身便是一个轮回。清灵的双眸望了望天空。 轮回,生有死,死又生。渡,来来,来时生,去时死,也是轮回。大地钟神俊秀,亦是一季生,一季落,一季死,又是轮回 少年望了望我, 天池千年,欢宴尽逝。八骏千骑,只为一遇

坐了古船,要少年渡。

你可是要***么?

我是要***了,死了还会再生。再生,我便是西王,你便是穆君。

渡舟,沉默。

水声潺潺,敲击着舟侧,一声声欢快乐章。少年,只当这舟是那千年前的宫宇吧。池水依旧潺潺,为你舞一曲,天山雪莲。

少年笑了,我也笑了。我的梦,终于回到了瑶池

穆王,你的舟可否渡我们,去敬奉圣洁的博格达母亲?

少年笑了,一浆舟渡池水,刹那

那阳光下,最耀眼的冰峰!遗世独立,巍峨不屈。

我的母亲,我的穆王,这一世,千年之恋。

瑶池,我回来了

内蒙古杭锦后旗医院怎么样
上海远大医院看病怎么样
癫痫能治好了吗
台州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南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