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龙麒源 第二十二章 如何取信

2020-01-16 21:3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麒源 第二十二章 如何取信

已经年近四十.手下步兵四万.封三等伯爵.这样的荣耀.在大部分世家望族中.连家主都达不到这个地步.除了隐隐有达沃第一族支撑的芬森家族.

芬森家的老家主将近六十.除了公爵的爵位.已经沒有任何职务.他自愿退下的原因很简单.“芬森双龙”足够优秀.他沒再担任要职.显得权势太大.

“芬森双龙”.一位是受封一等伯爵的芬森斯迪尔.另一位则是芬森斯迪克.斯迪尔智谋过人.是达沃王的左膀右臂.斯迪克屡立战功.风头却始终不及这位堂哥.

一山不容二虎.老家主在位.斯迪克还能得到家族的支持.一旦斯迪尔继位.第一件事肯定会削弱斯迪克的影响.哪怕抢不走家主位置.斯迪克也有可能脱离.自立门户.

种种考虑过后.斯迪克选择了冒险.接受來自敌国的展览.但是看到一位位袍泽喝下酒.倒下的时候.他就开始后悔了.

叛国通敌.事情能成.并且新的统治者不忌讳.他或许能将家族带上新的高峰.而失败的结果.他不敢想象.

斯帕克让风洛带來的话.更让斯迪克认清了事实.他公开叛乱.亲信中有几人真心追随.军队会有多少跟他一起投敌.

成了孤家寡人.斯迪克会受到怎样的待遇可想而知.斯帕克含蓄地劝告.表面还不想撕破脸.

片刻之后.达沃国风头最劲的两位壮年将领会面了.地点在城主府邸斜对面的小酒馆.他们说的话很少.从里面出來时.已经像多年的好兄弟.

被后世津津乐道的府前之盟发生了.又很快结束.沒有人知道两位将领讨论了什么.在场的出來他们.就是风洛.

学识渊博的史学家探究了各种史料.包括从小酒馆拆走.并放在纪念馆里的一根柱子.也被细细地查看.他们有了很多猜测.唯一的共识:两位将领被风洛的魅力折服.

风洛如果知道后世的说法.肯定会无语凝噎.他当然在场.可几乎什么都沒说.而两位后來的“名将”.也沒说很多话.

“老头子怎么死.”斯迪克问道.

“公爵大人遭帝国奸细暗算.不甘受要挟.引爆卷轴.同归于尽.”斯帕克回答说.

“我当时做了什么.”斯迪克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他处于劣势.主动权在斯帕克等人手上.倘若不给安排好.他宁可鱼死破.

“你嘛.正与公爵大人商议军事.保护不力.自请受罚.”斯帕克朝国都方向拱了拱手.“我与众位团长会为你求情.说战事紧迫.离不开你.

“我怎么能够相信你.”斯迪克问了最后一个问題.

斯帕克沒话说了.两个人之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利益完全冲突.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最好趁机吞掉斯迪克的四万步兵.才符合斯帕克的利益.

用人格担保吗.战场老兵从不相信这套.兵刃才能让人相信.下一步.他们真的看到了兵刃.

风洛的匕首轻轻抵住斯迪克的后领.寒气透入脖子.斯迪克觉得身上的血液快要凝固了.无法动弹一下.全身被锁定.似乎抬抬手指头.或吞咽口水.就会招來致命攻击.

那是久经沙场活下來的人.才有的知觉.虽然沒看到.斯迪克万分相信自己沒有感觉错误.死亡离他的距离比纸还薄.

风洛脉气运行.修为全开.冰冷的杀气弥漫整个小酒馆.连斯帕克都感到了不舒服.

“现在你可以相信了.我警告你.别运行脉气.在你试图引爆卷轴前.喉咙会被刺穿.”风洛的语气很平和.不带一丝感情.

杀手.平时会像普通人一样.但面对猎物时.他是一块冰.

此时的风洛.是一块随意冻结他人生命的冰.斯迪克知道他的话沒有错.所以松懈了全身肌肉.对方的修为.远远高出.

斯迪克此时如果被杀死.他不会有任何怨言.他身上带了十个卷轴.而且等级不低.有各种类型.哪怕面对四五个斯帕克.他也有把握施展卷轴逃走.

一个斯帕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斯迪克觉得惹不起.却躲得起.结果.他为过于自信付出了代价.作为将领.最应该做的.是不为过失后悔.主动承担代价即可.

所以.斯迪克很坦然.做好了付出生命的代价.

“斯帕克.你觉得可以控制我的精锐步兵吗.沒有我.他们哪里也不回去.”斯迪克觉得自己在无力地挣扎.逞口舌之快.但这样做.确实很爽.

“我的人.会将几位大队长杀死.就像杀掉你一样.”风洛接过话头.“步兵团或许不会是精锐.但用來抵挡來犯之敌.应该是足够的.反正.斯帕克大哥今后以重骑兵为主.”

“你……卑鄙.”斯迪克差点运转起脉气.脖子后的冰凉.让他迅速冷静下來.

如果再有几位类似风洛这样的杀手.杀掉那些大队长很简单.失去将领的统率.兵团的战斗力将大打折扣.不再是精锐.有什么关系.拿來做炮灰.应该足够吧.

斯迪克预见到十多位精心培养的将领.四万跟随多年的士兵.被人如垃圾般送进炼狱.甚至沒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他感到了心痛.

“呵呵.开个玩笑.斯迪克团长不要介意.”风洛收回匕首.往后退了两步.斜斜地靠着柱子..正是这根柱子.若干年后受人敬仰.一致被磨得晶亮.差点断掉.

斯迪克呼呼地喘着粗气.像是刚从河水里被人捞上來.差点窒息而死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浑身打颤.而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一时忘了说话.

试着运转了一下脉气.发现身体完好无损.脉络也沒有被冻坏.斯迪克缓缓地吐出有口浊气.总算有开口说话的力气.

“你娘的.混蛋……”街头破皮小混混骂人的话语.从这位达沃国三等伯爵口中源源不断地喷出來.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合肥长淮医院电话多少
不孕不育的症状及治疗
哈尔滨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汕头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