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覆云乱煜 第四章 婚事

2019-12-04 11:4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四章 婚事

“陛下有意为你指一门婚事。”

萧烈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萧煜很是措手不及。一时间竟是有些不知该怎么答话,虽说他是权势彪炳的暗卫大都督萧烈嫡长子,可这些年父子二人芥蒂已深,关系其实却是不算融洽。

而且那位圣上,萧煜心中冷笑,他会有那么好心?从心底里说,萧煜对那位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是没有半点信任可言,更遑论所谓的忠义,甚至说如果有机会,他不介意效仿古人,行血溅五步之事。

一声冷哼打断了萧煜的思绪。

这一声冷哼,好似整个大厅都微微颤动了一下。

萧煜更是感觉好像有人用大锤在自己胸口砸了一锤,胸口很是发闷,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要不是萧煜多年来坚持练剑,身体健壮,单单是萧烈的这一个哼声,就能要了萧煜的半条命。

“一切全凭父亲做主。”萧煜面无表情的低下头去,只是藏在宽大袍袖里的右手仍旧紧握成拳。

萧煜一直就很清楚安国公萧烈修为很高,毕竟能够位列五大都督府,本身就是一种证明。

五大都督府中的五位大都督,分别是天下兵马大都督、中都大都督、东都大都督、北都大都督、暗卫大都督。这五位大都督的实力在整个朝堂都是有目共睹,毕竟边境开战,只靠耍嘴皮子是不行的,还是要靠真刀真枪的战场厮杀。

萧烈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以平静到几乎漠然的语气说道:“陛下给你指婚的对象是镇北王的公主,清月公主。既然这件事既然是陛下的旨意,本公也只能遵守。”

低着头的萧煜眼神微微闪烁,似乎是想到什么,“是。父亲。”

萧烈向后靠在椅背上,漠然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复杂神情,一闪即逝,随后继续道:“但是清月公主不居于东都,而是居住在草原王庭。年后草原的使团就要回去了,到时候你也要跟着一起过去。”

萧煜没有说话,沉寂了五年的心思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活泛起来,一个离开安国公府的大好机会就摆在萧煜面前。一时间萧煜几乎忘了这是在安国公府的正厅上,坐在自己面前的是安国公萧烈,反而是在怔怔出神。

萧烈抬眼直视着萧煜,他的声音依旧冷淡,听不出喜怒,“回话。”

单单是萧烈的目光,就让萧煜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刹那间回神。

虽然胸中有一口怨愤之气难平,但是在东都生活了二十年的萧煜比谁都清楚该装孙子的时候就绝不能愣头青的道理,所以他只是脸上神色微微变幻,藏在袖中的双拳握了又握,便已然重新调整好心态,平静答道:“全凭父亲安排。”

萧烈垂下眼睑,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

萧烈收回了目光,萧煜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背后的衣襟都有些被冷汗打湿了。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萧煜与自己那酷似的容貌,还是别的什么,萧烈嘴角划过一丝古怪笑意:“草原那边的风俗与我们中原大不一样,你自己要做好准备才是。”

“风俗?!”萧煜一时没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萧烈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将孙中官所说的公主驸马一事告诉萧煜。

“是,父亲。”萧煜再次低下头。

“你已经行了及冠礼,娶妻也是顺理成章之事。”萧烈又道:“这次陛下加恩,想必过几天旨意就会下来。”

看到萧烈语气微微缓和,萧煜思量了一下说道:“父亲,既然婚事定下,那我想去祭奠一下亡母。”

不知萧烈是否还对萧煜的母亲心怀愧疚,每年萧煜母亲忌日那天,萧烈都会默许萧煜前去祭拜。

萧烈闻言后,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这样也好,如此你便去吧。”

“谢父亲。”萧煜施了一礼道。

萧烈好像变得有些不耐烦,挥挥手:“你去找大管事领二百两银子,去吧。”

“是。”萧煜应了一声,缓缓退出正厅。

萧煜出来正厅,穿过几条长廊,过了几个门户。走了大概有两刻钟的功夫,可见公府之大。

可这公府虽大,但是毕竟是萧煜前十五年的家,他熟悉这里面的一草一木,即使这五年来有所变动,也不至于迷失了去。

在萧煜的记忆中,小时候母亲带着自己曾经把这偌大的公府都走了一个遍,可现在,母亲不在了,这儿也不是他的家了,他也终是要离开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了。

“也罢,这里本就无甚留恋。”萧煜闭上双眼,轻叹一口气。

找到大管事从账房里领了银子,萧煜走在回自己的院子的路上。

虽然这次的婚事不知道萧烈如何看,那位陛下又是如何想,其中又有哪些人的什么安排,但是萧煜还是从中看出了一丝希望,脱离安国公府,脱离东都的希望。

只有离开了这两大牢笼,萧煜才能有机会去寻找传闻中道魔佛三教,才有机会成为一名……修行之人。

当然风险与回报成正比,萧煜这次的草原之行肯定不会太平,也可能这本就是一个死局

,一个为了铲除自己这个“余孽”的局。

斩草不留根。中原人信奉多年的传统。若是还有余孽,总是如鲠在喉。不把这根刺拔掉,恐怕有人睡的不踏实啊。

萧煜当然比谁都清楚这些所谓东都诸公的心态,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至于又有谁想除掉自己,萧煜没去猜,也不想去猜。现在的他还没资格去想这些,只是保住性命后,再来思量也不迟。

昔日在东都这天下首善之地也能横行霸道的安国公小公爷,今日沦落为一个有名无实的落魄大公子,萧煜敛去了自己的棱角,面无表情,双眸阴沉,行走在冰冷的国公府中。

走到自己小院前,萧煜住下脚步,轻声自语道:“待到来年腊月八。”

我花开时百花杀!

容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电话
贵州哪里治疗癫痫病好
福州癫痫病专治医院
昆明检查妇科一般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