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成道者 第一百六十章 余孽(一)

2020-01-17 01:50: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道者 第一百六十章 余孽(一)

雨水遮蔽了视线,远处的场景并不清晰了,薄薄的水雾升腾起来,缭绕在视线的尽头处。

树林的另一端,两间破败茅草屋被风雨浸湿,间隙处已经有雨水微微渗漏了下来。

雷泽面无表情坐在屋子里,用棉布擦拭着桌子上的风雷棍,这个时候,发霉的房门突然被打开,阴冷的风夹杂着雨水吹了进来,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穿着蓑衣,一脸严肃的走进屋子,那屋子里顿时有尘灰弥漫而起,雷泽见了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挥手将烟尘席卷仍到了外面,然后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这名男子。

“怎么选了这样一个地方?”琅邪天四处打量了一阵,微微蹙眉问着。

“这里没人。”雷泽重新低下头去,继续擦拭着桌子上的风雷棍。

琅邪天瞅了一阵,发现这房间应该很久没人住了,唯一的木床被这家伙劈成了碎片,如今倒是成为了一堆篝火微微燃烧了起来。

“这屋子不会有两张椅子吧?”琅邪天狐疑看了一眼雷泽屁股底下的木椅,十分怀疑他是不是将另一把椅子劈碎当柴烧了。

“你若是有需要,我倒是可以将椅子让给你。”雷泽抬头说着。

“呃……算了。”他微微摆了摆手。

“情况怎么样了?”沉默了一阵,雷泽突然开口问着。

“刚才那边打了一场,乱七八糟的,一群家伙抢夺那个两个女娃,最后好像被两伙人得手了,当然,也死了不少人……”琅邪天解开头上斗笠,将其放在了桌子上︰“不过,那洛水有只龙龟,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它背上抢了人,那只龙龟狂性大发,竟然冲出了江面,将数百里的山脉推成平地,现在,它应该是在昙中平原地带继续追杀那些人吧,以龙龟敏锐的嗅觉和记仇的个性,这些人若是没有什么特殊手段,怕是很难摆脱那个庞然大物。”

“龙龟……”神色稍稍迟疑了些,雷泽摇了摇头︰“这倒是不在计划之中呢。君上呢,没有安排?”

“我给君上发了道讯,他说不用去管它。”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牛皮纸,琅邪天将东西递给了雷泽︰“这上那些人的人员名册,还有他们大致的行进路线。”微微顿了顿,他冷笑的摇了摇头︰“冒了头还想全身而退,天下哪还有这种道理可讲。”

接过来微微看了一阵,雷泽将牛皮纸放在了桌子上︰“什么时候动手?”他看着琅邪天问。

“应该是要等上一阵的,有些人还在观望,未曾亲自出手……”将身上的雨水掸了掸,琅邪天继续说着︰“况且,那个女娃的安危也是个问题,君上也未曾言明是否让我们出手救她,就这样拖延下去,最后也是未必是一件好的事情。”

“东西又不在她身上,那些没有得到想得到的东西,想必她目前是安全的吧。”

“想必?”琅邪天皱了皱眉︰“那若是她遭遇不测呢?”

“这自然是听天由命的事情了……”雷泽坐在那里,神情平淡︰“况且,如果君上不想她死,应该会有他的考虑在里面。”

“嗯,这件事情我们的确是插不上手,不过……”琅邪天抿了抿唇,继续说着︰“我们这次行事还是务必要小心些的。”

“你知道了什么?”雷泽面无表情的问。

“有太和宫的人,在附近出没。”

“太和宫?”微微眯了眯眸子,雷泽的神情微微有些奇怪︰“是哪部的人?”

“是虚海部!”

“虚法圣王?”雷泽眉头挑了挑,神情严肃︰“大罗州可不是他的管辖之地。”

“我也纳闷……”微微摩挲着下巴,琅邪天站在那里说着︰“他北海的人,竟然也想趟这趟浑水,怕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吧。”

“他亲自来了?”雷泽稍稍有些惊讶。

“我抓了几个落单的,问出了一些东西,那人应该是在一百二十里外的牛家村。”

“牛家村?”

……

……

“查出什么东西了?”

虚空战船的内部,虚法圣王一身紫袍,站在窗边微微凝视着外面,一座不大的村庄屹立在那里,不过这是时候村庄已经没有人烟了,不知道是什么人路过这个地方,大概是怕暴露什么东西,所以将全村所有人杀了个一干二净,虚法圣王来到这里自然没有管这个闲事的意思,他派人简单整理了一下村落,而后这里就成为了虚海部的临时营地。

“事情的起因大概是搞清楚了……”天佑神将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一卷卷宗︰“那黄泉印的确出现了形迹,在白云城有很多人都看到了,之后黄泉余孽南下清水,这些家伙大概是收到了什么消息,所以蜂拥而至,一路尾随而来,目的大概都死为了那黄泉印和密文。不过,路上出现了一些变故,未等这些人出手,倒是有一只龙龟的形迹显露了出来。”

“龙龟?”虚法圣王皱了皱眉,偏过头看了他一眼︰“这龙龟有记录在册吗?”

“没有,太和宫的任何情报,都没有关乎这只龙龟的任何线索。”天佑神将摇了摇头说着。

“洛水之地,突然出现了一只龙龟……”虚法圣王想了片刻,微微的笑了起来︰“倒是有些古怪在里面呢。”

“呃……圣王,或许是这种龙龟一直隐匿不出,所以名声不显呢。”

“任何事物都会有形迹出现,哪怕它隐匿不出,多多少少也不会有些线索在里面,之前的经历那么“干净”,要么是故意隐藏着什么,要么……就是它本身就不存在。”

“不存在?”天佑神将微微愣了下,却并不明白虚法圣王话语里的意思︰“那圣王,这件事情要属下派人详细去查一查吗?”

“不用……”虚法圣王摆了摆手,随后下意识的捏了捏腰间垂下来的陶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我忽然对那龙龟隐居之地,有了些许兴趣。”

……

……

虚法圣王和天佑神将闲庭信步的走在水里,先前洛水搅动的浑浊对两人的视线并未造成太大的影响,两人顺着那被火神炮“掘开”一路潜行了过去,最后停在了苏鱼下潜的那处水潭之中。

“这地方……倒是真的有些古怪呢?”目光稍稍打量了一阵,虚法圣王突然停下脚步,视线落在了前方一座雪白的“小山”之上。

说是小山,不过是大量物体垒砌在一起的效果,这些物体大多都是包裹苏鱼她们身上的那种白色物质,虚法圣王走进查看了一番,发现这东西应该是那龙龟排泄出来的粪便。

“嗯?什么东西?”警觉的望着四周的天佑神将面色一变,盖因那“小山”之上突然冒出来蛇形的生物,这些生物肤色白皙,腹生四足,模样倒是与龙族的样子有些相似,此时,这些生物正在那“小山”上搬运着什么东西,天佑神将细细一看,发现那东西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蛋形物体。

“圣王,您看……”天佑神将伸手指了过去,那虚法圣王也察觉到了什么,挥手将那蛋状物体劈开,里面有一名寻常男子缩卷在了哪里︰“这东西……”虚法圣王皱了皱眉,一双眸子微微有光芒闪烁着。

“吱吱吱吱……”

那蛇形生物见自己“东西”被人破坏,当即裂开嘴巴,将獠牙露出尖叫了一阵,大概是那龙龟不在,只是过了片刻,成千上万条白线从上头深入水冲,密密麻麻的朝着两人围了过来。

虚法圣王摇了摇头,平平淡淡的挥了挥手,无形的道力蔓延了出去,仿佛道道涟漪荡漾,那蛇形生物顿时爆裂开了,清澈的潭水被染成了红色,肉末微微漂浮了上去,血腥的气息不断充斥在溶洞的空间内。

“嗯?”视线被染红的潭水遮掩,虚法圣王皱了皱眉,身形一动,庞大的力道衍生而出,仿佛有恐怖的巨力在波及,那河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分开,不过片刻,这片空间内的河床就已经微微的露了出来,施法将两侧堵塞,目光一览无遗的打量着这个地方,虚法圣王凝视了一阵,最后将视线落到河岸了两侧铁链之上。

“这暗河里面,怎么会有铁链?”微微惊讶了一下,天佑神将顺着那铁链,最后寻到了一处巨大深坑。

这深坑存于地下暗河之中,模样倒是像一口枯井,它四周垒砌带有花纹的岩石,左右均衬,条理清晰,看起来到不想平常的事物,天佑神将注意到那花纹大多都是一些人形生物,模样狰狞不堪,而且神情痛苦,仿佛在经受着什么折磨一般。

“天佑……”一只手掌搭在了天佑神将的肩膀上,虚法圣王眯了眯眸子,示意他不要在看这些图案︰“这东西有蛊惑人心的功效,你道行尚浅,还是少看为妙。”

“是,圣王。”

两人站在那井边,虚法圣王打量了一阵铁链,随后将目光放在了那井口内。

这井口大概有两丈多宽,十六条铁链深入井中,有淡蓝色的光芒从里面溢了出来,虚法圣王站在哪里微微凝视片刻,双眸有神光透射而出,但是那井内仿佛有什么神异一般,神光透射下去却并未发现什么古怪,就这样微微僵持了一阵,虚法圣王眯了眯眸子。

“天佑,将这铁链拉出来一根看看。”他吩咐着天佑说道,那天佑神将点了点头,当即运足道力,伸手去拉扯其中的一根铁链,那铁链不知何种材质铸造而成,份量极重,怕是仅仅一小段就不下万斤,他舔了舔嘴唇,随后轻而易举的将铁链拉扯了出来,但是那铁链仿佛没有尽头,拉扯出来数十丈长之后,依然看不到地步的样子。

这个时候,那井内淡蓝色的河水已经微微变得漆黑如墨了,仿佛墨水一般,开始不断的汹涌了起来,甚至一股恶臭开始从井下弥漫而出,虚法圣王皱了皱眉,依然没有叫天佑神将停下来的意思,天佑神将仍然不断拉扯着那铁链,最后一阵若有若无的哭嚎声,已经不断的从井下传递来了。

“圣王!这……”速度微微放缓,天佑神将看了一眼虚法圣王,神色迟疑了下。

“继续拉……”虚法圣王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一双眸子仿佛要发光了一般,但是那井传递出来的声音已经愈加愈大,最后仿佛风雷一般,竟然阵阵声浪从井内溢出,朝着四面八方蔓延了过去。

“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东西……”虚法圣王眸光发亮,神色也是稍稍有些激动了起来,但是那静下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龙吟四起,恐怖的能量朝着上面涌去,连周围的温度都瞬间变得寒冷了起来。

那恐怖的能量轰穿了地层,将洛水河畔不远处的一座大山轰飞了到了云霄之上,耀眼的光柱窜上高空,不断在九天之中盘旋,而大地之上,一层浮冰开始迅速凝结,在瞬间封冻了方圆数百里的土层。

“这……东西呢?”巨大深坑之内,疑惑声逐渐响起来,随后,那更加愤怒的咆哮声竟然迅速的传递了出去︰“竖子,安敢欺我——”

“轰隆——”

整个大地迅速的震动了一下,地层裂开,岩浆喷涌而出,整个洛水河畔浓烟皱起,仿佛天崩地裂一般无比骇人。

与此同时,在数百里外的乡间小路上,青年男子的手上牵着一名小女孩,神色从容,对远处传来的响动毫不在意的模样。

“那边儿,怎么了呢?”小女孩微微回过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开口问着。

“大概……是有人生气了吧。”青年神色平淡的说道。

“为什么要生气呢?”小女孩继续问着。

“未曾顺心意,当然会生气了,不过……”青年男子看着她,神色认真的说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强求不得的……”

“是我我们刚才拿走的拿东西吗?”

“大概是吧。”

“你们人类……真小气呢。”

“呃……或许是因为,你没见过小气的妖。”

“你见过?”

“当然,那是在西边的茫茫海域之中,有一只妖,可是比人还有小气很多呢……”

树影斑驳,一大一小的身影在乡间小路上徐徐的说着,昏黄的光芒下,人的影子愈发倾斜了起来,倒是远处升起的炊烟,逐渐缭绕了黄昏下暮色……

……

……

PS︰本书首发起点中文,收藏、推荐、订阅、月票,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

PS2︰今天总算是将络修好了,断了两天,查找资料好不方便啊啊啊,订阅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未完待续。)

歙县人民医院
西安市阎良铁路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四川哪好
衡水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天津癫痫病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