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山西数亿元煤矿8000万贱卖给金道铭关系

2019-11-10 22:1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山西数亿元煤矿8000万贱卖给金道铭关系亾

正在消失的成南岭煤矿地面建筑。刘立民 摄金道铭(资料图)  数亿元煤矿被人以8000万元接收  山西“煤焦反腐第一案”疑云  据地方媒体报道,在2007年6月至8月间,时任山西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的金道铭曾两次来到蒲县,派人或亲自到马长江的北峪煤矿调研,并把市县领导召集到北峪煤矿开座谈会,为北峪煤矿和马长江本人增色不少。而此后以不到8000万元拿下成南岭煤矿的正是马长江为董事长的蒲县宏源煤业集团有限公司  法治周末 刘立民 发自山西临汾、太原  说起郝鹏俊,很多人可能一时想不起是谁,但谈到山西“煤焦反腐第一案”,不少人记忆犹新。  2008年9月至2010年9月间,山西蒲县煤炭局干部郝鹏俊作为反腐典型,曾受到广泛关注。  生于1950年的郝鹏俊,曾任蒲县煤炭局局长,2005年因为某煤矿发生生产安全事故而引咎辞职,本已赋闲,2006年又被任命为煤炭局党总支书记,因为只有一个党支部且有支部书记,实际无事可做,是个虚职。  2008年9月17日,蒲县成南岭煤矿因“违规生产”受到查封,郝鹏俊夫妇被有关部门认定为实际控制人,涉嫌严重违纪,一场追责风暴旋即开始。  蒲县、临汾纪检监察等多部门合作,经过数月奋战,查抄没收与郝鹏俊夫妇、子女相关的银行账户资金1亿多元、房产30多(间)套,总案值达3亿多元,被称作山西“煤焦领域反腐第一案”。  2010年8月,临汾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以逃税、非法买卖爆炸物、挪用公款、贪污四项罪名判处郝鹏俊有期徒刑20年;以逃税罪、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判处其妻于香婷有期徒刑13年;对成南岭矿业公司法定代表人、于香婷的弟弟于小红也以相同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2年。  从案发至终审,郝鹏俊案引起媒体持续关注,报道和评论几乎一边倒地在谴责“小官大贪”,然而就在蒲县法院庭审结束时,郝鹏俊语出惊人,反映事出有因,即时任县委书记乔建军向他索要5000万元。此话虽被审判长打断,仍掀起轩然大波,此后临汾市纪委以“乔那个时间段在下乡、不属实”作了澄清。  如今,将近4年过去,郝鹏俊夫妇及于小红早已开始服刑,而乔建军在2011年上调临汾市政府,旋即升任市委常委、统战部长,郝鹏俊案看似尘埃落定。  然而,就在今年山西“大老虎”金道铭落马不久,接到“价值6亿的涉案煤矿9000万元处置给金道铭关系人”的投诉,于是赴山西展开调查。  事发“煤矿重组整合”时  “当初马长江要买成南岭煤矿,我跟你爸和老马说得好好的,三亿六,他说回去商量商量,结果直到出事也没回复我,卖了还能出这事?”时至今日,一位做过买矿中间人的官员,在见到郝鹏俊的儿子郝丽阳时,依然这样说。法治周末手中的一份证据材料验证了这句话。  2008年,为淘汰落后产能,减少煤矿数量和生产事故,推进煤炭工业转型发展,山西省政府决定全面推行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临汾市煤炭工业局规划发展科科长张俊虎告诉,重组后,大县保留三四家煤矿,小县只允许二三家煤矿存在。  于是,煤矿主都想成为兼并主体或在兼并重组时卖个好价钱。马长江为乡宁县人,在蒲县经营有北峪煤矿,后又收购了成南岭煤矿周边的两个煤矿,对成南岭煤矿他志在必得。  “郝鹏俊之所以不想卖给马长江,一是因为价格过低,二是想转成机采,自己干。”郝鹏俊案的一位代理律师告诉,他在会见郝鹏俊时曾专门问过这个问题,郝表示成南岭煤矿是蒲县的优等煤矿,煤质优、煤层厚,当时已着手由炮采改机采的工作,另外有多家企业想收购,最低的也谈到5亿元,怎么会3.6亿元卖给他?  2008年9月17日,事情来得很突然。  据蒲县官方文件,2008年9月8日襄汾特大溃坝事故发生后,临汾市委、市政府要求全市所有矿山企业全面停业整顿。9月17日上午,蒲县纪委书记樊奋强带队突击检查成南岭煤矿,发现有大量存煤及违规生产迹象,即责成有关部门开展调查。  而成南岭煤矿方也觉得有些出乎意料,采煤工队负责人祖茂治告诉,提前未接到任何通知,也没有任何征兆。经过批准后3个月一直在搞技改,并未正式生产。“那天我在太原订采煤设备,突然听说煤矿被查封,并带走了几名工人。”祖茂治回忆道。  据相关媒体报道,成南岭煤矿被查封后,时任县委书记乔建军则说,有人将郝鹏俊违规生产举报到国务院山西溃坝调查组,引起重视,调查组撤走后,交给山西省纪委督办,此后纪委一级一级压下来,最终将郝鹏俊案查清。  因此,外界又有传闻,郝鹏俊案是省纪委书记金道铭督导下的“煤焦领域反腐第一案”。  看不见的煤矿评估报告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成南岭煤矿采煤工队负责人祖茂治未能幸免,2008年12月5日,蒲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采矿罪将其刑事拘留,并被检察院以非法采矿罪、非法储存爆炸物罪提起公诉,在羁押497天后,蒲县法院对祖茂治作出无罪判决,此后获得相应国家赔偿。  2010年4月20日,蒲县监察局作出没收“成南岭煤业有限公司煤矿资产”的决定。  “我的所有家底都投在成南岭煤矿上,获得自由后,2010年4月25日,我到煤矿去查看自己的设备资产,发现宏源公司的人已经占矿了。”祖茂治说。  祖茂治所说的“宏源公司”全称是“蒲县宏源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就是中间人说的准备以3.6亿元买下成南岭矿的马长江。  祖茂治是江苏徐州人,在徐州,他向法治周末介绍了当时的情况。  “2010年5月7日,再次去煤矿的时候,发现评估公司的人在用磅秤称机器设备,准备按废铁论价,我当即提出强烈抗议,并到有关部门告状。”祖茂治告诉,告状使评估暂停10多天,但再次评估时,他连成南岭煤矿大门都进不去了,“宏源公司的人控制现场,虽然矿上有我的大量资产,如何评估的,我却一无所知。”  祖茂治告诉法治周末,事后他听说政府把成南岭矿以9000万元卖给了宏源公司。他表示他只关心评估中有多少物品是自己的,评估价是多少,损失谁来赔,但往蒲县跑了多次,官方讳莫如深,评估报告始终看不到。  “成南岭煤矿的评估总价为7888万元,但评估的仅是看得见的实物资产,没有评估无形资产。”2014年7月10日下午,在蒲县办,国资局副局长郭建平对法治周末说,评估是他们委托的,然后以评估价将成南岭煤矿移交给了宏源公司。  欲了解更详细的情况,郭建平说回国资局把评估报告主要部分复印拿过来,然而,最终没能等来郭建平。办主任张鹏捎话说“正局长不在,他不便做主提供评估报告”。  通过张鹏,法治周末了解到蒲县国资局把成南岭煤矿移交给宏源公司的依据是晋煤重组办发(2009)55号文件,进一步查询发现,早在2009年上半年,蒲县政府的《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方案》就把成南岭煤矿整合给了宏源公司。  据临汾煤炭工业局规划发展科张科长介绍,兼并重组整合,谁来整合谁?一方面是政府主导,一方面是企业间协商。而彼时成南岭煤矿主要负责人均已锒铛入狱,不存在协商可能,只能是“政府主导”了。  时过境迁,当年“蒲县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领导组”的领导相继调离,但领导组办公室主任、煤炭局局长窦建林还在任,想了解是那位领导主张把成南岭煤矿兼并给宏源公司的,于是联系窦建林,可是打窦不接,发短信也不回。  金道铭的影子  成南岭煤矿六证齐全,煤质优,煤层厚,储量大,是令蒲县煤老板们眼红的一座煤矿。  事发后,在2008年10月24日,蒲县矿产资源管理局委托山西省第五地质工程勘测院对成南岭煤矿越界开采问题进行鉴定,但第一次测量技术报告没有过关。  法治周末见到一份措辞严厉的“国务院调查组关于《成南岭煤业有限公司测量技术报告》的审核意见”的文件,以国务院调查组口吻称:“专家于2008年11月15日对报告进行了认真审核,国务院调查组认为该报告未完成委托书及国务院调查组提出的主要任务,没有任何价值。”  审核意见指出测量报告十几项问题,最后要求“立即补充完善”,如继续拖延或不负,建议停止其有关资质,并责成山西省纪检部门就此事立案调查、追究。  2008年11月18日,山西省第五地质工程勘测院很快作出第二份鉴定,认为有越界开采行为,开采量为1554吨,造成煤炭资源破坏量为15775吨。  对此,祖茂治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1500多吨只是成南岭煤矿半天的产量,他们一贯严谨,绝对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是那位专家?可以让他站出来和我对质。法院最后也没有认定呀”。  根据测量报告,蒲县矿产资源管理局当天即向省国土资源厅、市国土资源管理局打报告,要求对该起非法采矿行为予以鉴定。  2009年12月,蒲县政府据此要求矿管部门申请吊销成南岭煤业公司《采矿许可证》,工商登记部门吊销《工商营业执照》,决定关闭成南岭煤业有限公司。而彼时,县政府早已决定将成南岭煤矿整合给宏源公司,只是没谈价格。  但直到2010年4月21日,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才决定注销成南岭煤业有限公司的《采矿许可证》。如此下来,成南岭煤矿便失去了两个最基本的证照,就好像出租车没了营运手续。  2010年5月,成南岭煤矿变得残缺不全后,蒲县有关部门才启动评估程序,据临汾市煤炭管理机关官员介绍,在煤矿兼并整合过程中,对无证矿的资产评估只能按残值计算,价值大打折扣。  而据祖茂治反映,宏源公司在评估时已经接管成南岭煤矿。3.6亿元都无法取得的矿产,最终以7888万元收入囊中。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政府已经决定没收成南岭煤矿,为什么就不能像民营企业主那样与兼并者谈个好价钱?  就相关问题,法治周末采访蒲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殷宏伟。他表示,负责成南岭资产处置的领导都调走了,他来的较晚,只是出过两份“没收决定”,其他的就不清楚了,即便“出没收决定时,我在外地学习,下属人员告诉我的”。  而在蒲县,谈到兼并成南岭煤矿的宏源公司董事长马长江,几乎无人不知,宏源公司已经成为蒲县最大的煤炭企业集团,但人们不敢小觑的更是它的官方关系。  仅看到的地方媒体报道,在2007年6月至8月间,时任山西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的金道铭曾两次来到这个偏僻山区小县,派人或亲自到马长江的北峪煤矿调研,并把市县领导召集到北峪煤矿开座谈会,为北峪煤矿和马长江本人增色不少。注意到,马长江与金道铭过从较密,金也曾到过马开办在其他地方的企业。  “都知道马长江与金道铭关系过密,传言金在帮马借机拿矿。”一位蒲县煤炭管理干部告诉,他也是听说,是真是假,他这个层面不可能知道。  “调查组文件“疑团  在蒲县矿产资源管理局文件中,看到这样的字眼:“成南岭矿业有限公司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一案,是国务院调查组督办的一件煤焦领域反腐败斗争的大案、要案,按照国务院调查组安排……”  而在蒲县矿产资源管理局委托山西省第五地质工程勘察院测量鉴定过程中。  2008年9月8日襄汾铁矿溃坝事件造成300多人死伤,国务院曾派调查组进驻,但蒲县与襄汾相距甚远。  据有关人员反映,郝鹏俊案发后,蒲县官方为了造势,谎称发生了矿难,从襄汾溃坝国务院调查组请来一位专家,专家到成南岭煤矿看了看就回去了,此后蒲县有关部门便借国务院调查组的名义来推进工作。事情究竟如何呢?  2014年7月10日,来到蒲县矿产资源管理局采访,总工程师刘广生告诉,必须有县委宣传部的介绍信才能接受采访,而宣传部办主任张鹏帮联系了两天后,说“局领导班子全部下乡”,未能完成采访。  据当年媒体报道,来自临汾市委纪委的名单显示,2005年国家强令公务员从企业退股时,蒲县上报的退股官员共有20人,从县政协主席、县长助理、人大副主任、到法院副院长、公安局副局长等,皆为实权部门,不一而足。县纪委称,由于时间紧,未调查核实任何人的退股情况就上报了,后经核实,“郝鹏俊的退股材料属于虚假材料”。  但郝鹏俊不认可这样的说法,他在庭审中曾自我辩护说:“20多人都和我一样退股,为啥说我假退股?”  蒲县一位知情人对法治周末说,很多官员退股只是走形式,尽管现在煤炭行情不好,他们依然身家亿万,如果当年像查郝鹏俊那样对官员挨个查,谁又能扛得住呢?问题是蒲县只查了郝鹏俊一个人,而郝鹏俊案是不是因为成南岭煤矿引发的,不得而知。  在调查郝鹏俊案资产去向过程中,案里案外还发现很多问题,对此,《法治周末》将继续关注。

武侠
中药方剂
中药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