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非法倾倒成城市新公害龙华求解余泥渣土争地

2019-06-08 19:07: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了前列腺炎怎么办
治疗前列腺炎想要怎么办
小便发黄怎么调理

近年来,深圳余泥渣土排放呈井喷态势,平均每年产生约2560万立方米余泥渣土。资料图片

●南方 吴永奎

通讯员 高师骐

端午前夕,朱滨收到了一份独特的礼物:家住龙华新区的王先生和刘先生手捧一面鲜红的锦旗,踏进了这名深圳交警局机动大队队长的办公室。“为民安得民心 剑指非法倾倒。”王先生一边大声念着锦旗上的字句,一边向朱滨敬礼致意。

故事要从数月前的一起抓捕非法倾倒余泥渣土事件说起。今年4月2日凌晨,深圳交警局机动大队多名警员经过连续几个月的跟踪蹲守,一举将在龙华新区主干道偷排渣土的工程车司机付某富成功抓捕。

近年来,随着轨道交通、城市更新等大批民生重点工程陆续开工建设,深圳市余泥渣土排放呈现井喷态势。运输领域部分无良企业和从业人员为了谋求非法利益,将余泥渣土或泥浆直接偷排到市政道路和排水管道中,造成市政道路与市政设施严重堵塞和破坏,给附近地区的交通秩序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严重危害。

正处在大开发、大建设时期的龙华新区成为余泥渣土偷排乱倒的重灾区。家住大浪片区的老王便曾饱受余泥渣土乱倒之苦。因为偷排泥浆堵塞排水管道,污水上涌,老王家附近一度臭气熏天,居民怨声载道。

“对交警的努力表示衷心感谢,并期望他们继续保持打击力度。”老王手捧锦旗由衷地对朱滨表达谢意。

凌晨时分的“围剿”

4月2日凌晨的那一次围捕,虽然已时隔两月有余,但老孙依然历历在目。“说那是现实版的‘极速飞车’,真的不算夸张。”这名干了多年交通警察的老警员、深圳交警支队机动大队副队长揉着因熬夜而发红的双眼说。

当日凌晨2时多,一辆车牌号为赣C85386的工程自卸车满载着建筑垃圾驶上了龙华新区民治办事处新区大道,老孙和同事驾车尾随上去。此前,龙华新区城管局向老孙传递过信息:这辆工程车是偷排乱倒余泥渣土的惯犯。

工程车一路转悠,老孙的私家车不疾不徐地跟着。工程车逐渐放松警惕,在和平路龙胜地铁站迅速翻斗倒下一大堆垃圾后驶离。这一幕被老孙用摄像机拍了下来。随后,是一场惊险的追捕。从老孙提供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工程车一路加速逃窜,闯红灯、逆行、急速大转弯,想方设法摆脱老孙,途中还有一辆小轿车突然出现,试图阻挠老孙的追击。老孙的私家车则冒着侧翻的危险紧咬工程车不放,并呼叫同事的警车围堵。最后,工程车撞断一处收费栏杆后冲进一条断头路,发现无路可逃,疯狂的司机付某富又快速倒车,直接撞上了老孙逼上来的私家车。

在成功抓捕上述偷排建筑垃圾的工程车之前,3月27日,老孙根据群众举报,通过现场摸排取证,分析比对监控资料及利用微博平台向市民群众征集线索,将在龙华新区福龙路冷水坑大桥路段倾倒建筑垃圾涉事车辆及嫌疑人刘某某抓获。

余泥渣土“争地”越演越烈

4月2日凌晨上演的那一场极速追堵,普通人看来,或许如同电影般紧张刺激,但其背后的现实却令人备感心情沉重。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余泥渣土围城的局面正在日益迫近刚过而立之年的深圳。

深圳市环卫处渣管科副科长李智说,近年来,深圳余泥渣土排放呈现井喷态势,平均每年产生约2560万立方米。目前消纳建筑垃圾的处理办法一是本身工地回填,二是送往指定收纳场,三是进行综合回收利用。

由于深圳土地资源稀缺,受纳场的规划选址和征地非常艰难,导致其建设工作相对滞后,目前深圳仅有12座余泥渣土处理设施,8座受纳场总库容约4600万立方米,4座建筑垃圾综合利用厂年处理量约230万立方米。

查阅最近发布的《深圳市余泥渣土受纳场信息统计表》发现,深圳目前8家余泥渣土受纳场剩余容量已不足2000万立方米,且其中的部九窝受纳场一期已明确仅受纳轨道工程产生的渣土。

受纳场容量几近饱和,大量余泥渣土何处去?有不法分子非法随意偷排乱倒,国有土地、偏僻路段甚至诸如龙华新区布龙路、福龙路等交通干道及排水管成为淤泥渣土偷排的对象。

“淤泥渣土争地”的现象开始抬头并越演越烈,不仅危害生态环境与公共交通安全,更耗费大量财力。龙华新区大浪办事处因为不少路段较为偏僻,一度成为余泥渣土偷排乱倒的重灾区。办事处环卫队队长戴敬辉说,每年用于清理偷倒的建筑垃圾的费用达百万之巨,最多的时候一年花费接近150万元。

在交通干道上偷排余泥渣土则造成重大的交通安全隐患,深圳交警局破获的偷排建筑垃圾系列案件中,便有一宗案件因为渣土倾倒在主干道上引发了交通事故,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

大浪办事处水务管理中心主任陈任芳曾多次参与打击偷排泥浆专项整治行动的巡查与伏击。这位“老水务”无比痛恨向河道与市政管偷排泥浆的行为,因为泥浆堵塞河道和排污管,会对市政排水设施造成严重破坏,也带来了城市排洪和内涝的隐患。同时,被堵塞与破坏的管道,清淤与维修都需要特殊操作,费用很高,需消耗大量人力及财力。

位于大浪华繁路的一期污水干管WB57至WB47段,上游位于赖屋山新村菜地,下游位于繁华路段,全长约250米。2011年6至7月,偷排泥浆造成该段管道严重堵塞,污水直接流经赖屋山菜地和周边居民区路段,臭气冲天,严重影响交通安全、市容市貌和居民生产生活,数字化城管、该处菜农和居民多次投诉。管道堵塞长度不过250米,抢修费用却高达10万元。

城管执法遭遇困境

目前,余泥渣土的管理涉及到多个部门,如:规划国土部门负责余泥渣土固定受纳场的统一规划;建设部门负责建筑工地源头的管理;城管行政执法负责查处渣土抛洒、不按指定地点弃置渣土等行为;交警部门负责车辆运输违章的查处,对超载、超速、不按规定的时间和路线行驶行为严厉打击;环卫部门负责对已抛洒渣土的清扫,确保路面整洁;公安部门负责执法保障。

现实中,由于余泥渣土运输沿途抛洒以及主要倾倒在路面上,城管部门成为主要的管理部门。但尴尬的是,对于余泥渣土的偷排乱倒,作为主要执法力量的城管部门执法面临着多重困境。

深圳市城管局法制处处长冯增军认为,目前城管对余泥渣土偷排执法主要的问题在于,对作为自然人的违法者难以获取信息或执法到位。具体而言,城管执法困境表现有三:其一,取证难。比如余泥渣土运输中的抛洒问题,取得完整的证据链比较困难。其二,执法力度单薄,缺乏震慑力。依据余泥渣土管理相关法律法规,城管部门对非法运输、受纳余泥渣土和运送余泥渣土污染道路的行为,多以每次处2000元以下的罚款,处罚种类单一,查处力度小,非法乱倒余泥渣土的违法成本低,违法者敢于铤而走险。

即便是区区2000元的罚款,也往往因为城管缺乏强有力的查处手段而执行不到位。龙华新区城管局行政执法科科长张洪雷说,按照相关办法,城管执法人员既没有对车辆暂扣的明确规定,也无权查验驾驶员的驾驶证等证件,更无权强制约束驾驶员。

从源头治理

余泥渣土非法倾倒的执法困境逼迫城管部门寻找破局之策,与交警部门的联合行动正是对策之一。上述两起发生在龙华新区的抓捕行动中,新区城管部门积极主动向交警提供非法倾倒的相关信息,城管局执法科一名工作人员还连续几个通宵驾驶私家车参与跟踪伏击行动。

“查处非法倾倒的难度很大,但我们没有退缩和气馁。”张洪雷坦言,从工作上讲,这是城管的职责;从感情上讲,有的泥头车把泥浆排进下水道,对公共安全危害非常大,“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实在让人气愤,一定要严厉打击”。据其透露,龙华新区从3月份起组织开展了泥头车市容违法行为专项整治行动,5月份起开展泥头车安全管理“两牌两照”专项执法行动。

“现在已经形成一种工作默契。”朱滨如此评价城管与交警局机动大队的密切配合,并表示交警部门与龙华城管已达成共识,继续加大打击力度。但他认为,打击余泥渣土非法倾倒“从长远看更需要一种良性的机制”。

朱滨早已对这种机制有所酝酿:一是社会层面的群众举报机制,鼓励群众“随手拍”并主动提供证据材料,交警部门随后跟进排查;二是建立非法倾倒信息档案,即利用城管部门的督导力量,对于非法排放的地域、造成的损失进行评估并建档,以便交警可以随时调阅档案进行比对。三是整合力量,建立高效的应急联动机制。“非法倾倒几分钟即可完成且多发生于凌晨,造成取证较难,且信息滞后,因此,有必要整合包括街道应急办、城管及派出所巡防队员等多种力量,一旦触动警情,应急中心发布信息后,各部门联动,快速出动、快速取证评估与快速打击”。

渣土围城归根结底在于出路问题,冯增军则表示,余泥渣土的治理涉及的是一个系统的综合治理的课题,不是光靠查处乱倾倒,还需从方方面面入手:首先从源头也即渣土的产生环节,采取综合治理手段,包括建筑质量的把控、标准体系的重建、人的观念的培育等,尽量减少渣土的产生量;其次从末端也即渣土排放方面,充分考虑各区的发展建设实际,科学规划收纳场所的布点。

城市的发展需要反思,冯增军意味深长地说:“城市需要一个合理的规划,我们的城市究竟产生多少余泥渣土、为什么会产生如此之多,是否可以区别开来,分门别类进行处理?可否从渣土的产生到最终排放都有一个全盘的规划?这些都迫切需要再思考。”

情侣在海滩公开发生性行为被拍1
旅游行业整合营销迫在眉睫知本旅游应运而生
台媒与舌尖沾边就畅销美食书须警惕复制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