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少年不可欺谁最该伤神海口商家

2020-02-15 02:3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少年不可欺”,谁最该伤神

“90后少年、航拍地球、优酷侵权”——几大新鲜元素近日牢牢地抓住了友们的眼球。“熊孩子”与行业巨擘的隔空对战,引爆了大众的情绪,不少人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对少年遭受的同情和对优酷的谴责;也有人扒出外国孩子热气球航拍地球的帖子,认为“熊孩子”本来也就是抄袭别人……上的口水战本是习以为常,但在法律界人士的眼中,少年是否可以依法起诉优酷侵犯版权,却一样有鲜明对峙的两派意见,他们的共鸣是:起诉的难度极大。怎样才能让“熊孩子”的气球多飞一会儿?无人航拍有版权吗?19岁的Niko

Edwards于今年9月和小伙伴们一起成功放飞热气球,拍摄了大量地球照片。此后,他撰写了《追气球的熊孩子》1文,将全部拍摄经历和航拍照片发布上。这个新奇独特的真人故事引发了优酷的关注,并派创意制片王某和少年洽谈陌陌广告视频的合作拍摄,但终究未能达成协议。两个月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陌陌在优酷平台上传了名为《追气球的熊孩子》的广告视频。随即,愤愤不平的Niko发布了《少年不可欺》1文,称该广告的名称和自己的文章标题重名,情节设置也与自己的经历极度类似,片中还出现了自己的航拍照片。第二天,陌陌迅速道歉、撤下广告,并表示“尊重梦想,少年可期”。相比之下,优酷的反应则比较迟钝,仅发了简单的几条声明,其实不承认侵权行为。12月1日,Niko表示没法接受优酷的“道歉”,决定诉诸法律,并在微博上寻找专业人士相助。然而,少年随后就在公共视野里暂时消失。“标题相同、创意相似、照片剽窃”是Niko在《少年不可欺》一文中提出优酷的三大侵权问题。此事发生后不久,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着名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便发布了《〈少年不可欺〉作者有多难?》的文章,从法律诉讼的层面完整地剖析了该事件。该文指出,《着作权法》有一个重要原则——“创意表达二分法”,即只保护作品的内容,但不保护作品的创意。优酷的短片仅仅借鉴的是少年的经历,在法律上属于创意的范畴,不能给予保护。由于创意没法具体化,如果予以保护,就相当于垄断,会影响全社会的创作自由。气球上绑定的相机自动拍摄的照片,由于拍摄的瞬间没有人的智力融入,是不是能通过着作权保护也有争议。与此同时,游云庭也指出并非完全没有路径,双方虽未签订正式的合同,但少年可以用《合同法》中的“缔约过失”一条起诉优酷的歹意商量。另外,《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第二条规定“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守自愿、同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照公认的商业道德”,少年还可以依据该条款来。但是,此次事件并不属于法律条文规定的几种明确的不正当竞争类型,过程中也有一定难度。12月6日下午,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联合其他三家机构举行了“‘少年不可欺’事件法律问题研讨会”,律所、法院、企业各界人士共计20余人到场参加,就此事展开了剧烈的头脑风暴。对少年的创意故事,到场人士达成了共鸣,认为不受法律保护。另外,文章的标题过短,且用词并没有特殊之处,也难以遭到《着作权法》的保护。但有意思的是,与会人士对于“无人航拍照片是不是有着作权”的见解却大相径庭。上海二中院法官袁博说道:“此事中照相器材只在升空前受人控制,而升空后缺乏与人互动的因素,是机器的自动航拍,故难以认定能得到保护。”然而,上海沪中律师事务所的孟庆刚却认为,虽然拍摄的过程中没有投入劳动,但是在后期筛选的过程中有加入人为意识,因此毫无疑问是受版权保护的。他还举例说,如若不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航拍的照片为何会有标注版权的水印?和前两位律师的绝对说法不同,协力律师事务所的游闽键则持比较开放的态度,认为法律的判定也应该与时俱进。他说:“应当斟酌新旧技术环境的背景,动态地看待作品和着作权的独创性。着作权产生之初,许多智力活动还没有被机器所取代。但是现在不同了,在新的技术环境下该如何去看待着作权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法律追逐“故事”尽管上舆论的剑锋大多都指向了优酷的侵权,但同时也有人质疑,此事可能是陌陌公司和少年在联合炒作,认为在12月上市的陌陌,不仅通过该事件获得了最大的社会关注度,还通过广告中有趣的功能和道歉时的高情商得到了用户的进一步认可。而少年表示要诉诸法律后暂时沉寂,也被友怀疑“是不是被公关”。且不去考究“阴谋论”是不是有理,事实是,“熊孩子”事件之所以引人关注,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它不是孤例。行将过去的2014年可谓中国知识产权案例“大跃进”的一年:土豆擅播《舌尖上的中国》被起诉并败诉,中兴和华为起诉小米、OPPO、步步高等厂商,搜狐起诉“本日头条”APP侵权,人人影视和射手被要求关闭清算,等等。而12月5日开庭审理的“琼瑶、于正版权纠纷案”更是受到了海峡两岸的广泛关注,把该领域的讨论推到了风口浪尖。我国当前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司法保护、行政保护。司法保护是通过向法院起诉、经法院审理的过程,而行政保护是版权执法部门进行监督查处。目前,司法保护存在的主要问题在于赔偿标准较低。了解到,此次事件若Niko胜诉,最终得到的赔偿也不过是最早洽谈时提到的6000元的直接损失,加上其他的一些成本和调查取证的费用,而不会涉及到陌陌的广告收益。至于陌陌和优酷的分配也要视情况而定,若陌陌和优酷之前的协定中表明出现侵权后归制作方,那末前者极可能不需要给予任何赔偿。惩罚机制的过于宽松,不但不能给受害方以物资和心理上的补偿,也会致使侵权方的变本加厉。随着时代的推动,我国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也在逐步完善,尤其是在中国加入WTO后,该领域的司法实践正进一步丰富。今年11月6日,中国第一家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在北京成立,据悉另两家知识产权法院也将于12月在广州和上海挂牌。北京知识产权法庭一庭庭长姜颖曾在接受光明的采访时表示,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进程存在很多难度。她说:“现在各种新的商业模式、经营行动不断出现,就会带来很多问题。在寻觅适用法律时,常常会遇到一些没有先例的案件。比如在互联刚刚兴起时,《着作权法》及相关法规还没有对于互联着作权的保护内容。这就需要法官根据法律精神,创造性地加以解决。游云庭律师告知:“着作权法在国际上是一个发展了几百年的完全的法律体系,如果真要改善的话,花个七八十年是应当的,因为规则是在不断的交易中才可以完善的,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需要类似‘熊孩子’这类案例进行总结,总结十个案例才能够出半条规律,是这样一个缓慢的演进过程。”版权“奶牛”谁来养?依照现有的法律体系,进行知识产权领域的存在很多难点,那末企业和个人就应当自我束缚、自我保护。中国互联协会信誉评价中心法律顾问、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告知《新民周刊》:“知识产权在中国也算是个舶来品,目前中国的相干法律制度虽已建立起来了,但保护的文化氛围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立的。这类意识要真正植入到人的内心中,在中国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整体而言,中国缺少知识产权保护的传统。”优酷当初和Niko洽谈合作时,答应要支付的劳务费仅仅为6000元。而现在,企业形象受损,股价也受该事影响一度走低,12月2日一天以内市值蒸发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为省六千,失了未来,完全得不偿失。游云庭表示,他对优酷的应对方式持批评态度:“它发的道歉声明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体现了这家公司的文化价值观。它说自己没有侵权,其实是一种偷换概念的做法。它不愿意认错。”前不久在乌镇举行的互联大会上,总理提到要严厉打击络侵权、窃密等违法犯罪行为。而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发言的最后5分钟里,也反反复复提到了一个词:知识产权。原国家出版总署署长、原国家版权局局长也十分关注新媒体的发展,曾在多家媒体的采访中反复提到这样一句话:“你们互联,光吃免费午餐,奶牛谁来养?”赵占据指出:“现在一些企业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程度不是很高,还有一些企业可能重视,但因为内部的管理问题,缺少涉及到知识产权的严格审查流程。像优酷这样的企业本来就是视频企业,涉及大量和版权相干的事务,属于经营版权的企业,他们的意识应当比其他的企业高很多,但是还犯了这样一个毛病,可能是内部管理不当。”谈及避免此类事情发生的最好办法,游云庭指出:“不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在拥有智力成果的时候,要多申请权利来固化自己的创作成品。比如说,你是个软件开发者,你就要做产品登记;如果你有一个品牌,就应当把它做成商标。这些权利可以用来证明你是所有人,商标、版权、专利都是可以保护知识产权的。”然而,在“‘少年不可欺’事件法律问题研讨会”上,协力律师事务所苏州所的吕成伟提出:“很多东西如何去固定是一个难题,比如像‘三国杀’这样的游戏规则。另外,游戏软件的代码虽然可以用软件着作权来给予保护,但经过迭代以后,也会变得面目全非,难以认定。”因此,会上有多位律师提到,除固定创意和产品这1办法外,谈判前的合同签订也是非常重要的,如若事后引起纠纷,也有足够理由的证据。再者,在商谈的过程中自身也要注意保守商业秘密,尽可能少涉及具体细节。还未踏入社会的19岁Niko在此事之前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么多的问题。不过,他现在站出来了。他在文章中写道:不论面对什么,想法与创意永远是需要得到尊重与保护的;如果有这样的抄袭任意盗取存在,那一个时期的少年,还有谁敢于创作,还有谁敢来为这个时代去创造、去担当?其实,“熊孩子”事件的围观者们或许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现在,他们一方面在为Niko的勇敢叫好,另一方面又为将来可能下载不到盗版的视频而哀号。那一天,人们不再这样纠结时,“熊孩子”的气球也许能飞得更高更远。

乳腺增生服用什么药
勃起功能障碍每日吃什么药治疗
希爱力每日服用一次
口腔溃疡用西瓜霜还是意可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