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汽車消費稅轉給地方政府可治堵

2019-11-08 23:02: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汽车消费税转给地方政府可治堵”

从多年前的草根创业者到收购豪华车品牌沃尔沃,如今的李书福是汽车业界的明星人物作为吉利集团的董事长和沃尔沃汽车的全球董事长,李书福还有一个身份全国政协委员今年两会他带来了两个提案,一个是跟他行业相关的《关于解决城市停车难,促进道路畅通》提案,另一个是汽车行业之外的《关于提高劳动者权益保障,实现企业转型升级目标》提案在接受采访时,他不但谈及城市治堵和用工荒的问题,还解释了他和沃尔沃的理念之争

关键词城市治堵

汽车消费税交到地方政府

新京报:对治理城市拥堵,你提案的核心建议是什么

李书福:关于汽车堵塞,一定要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才有可能解决积极性如果调动不起来的话,地方政府为了减少麻烦和减轻财政压力,通常不会在这些问题上花钱去解决,或者说不会下太大的决心去做这些和政绩关系不大的事情

现在汽车的消费税,100%上交中央财政,而且是由汽车公司直接上交增值税是在汽车生产的地方交,和工厂所在地的财政有关,所以现在各个地方政府对办工厂非常积极,对于怎么把道路拥堵的问题解决积极性就不大因此我认为,消费税不要在汽车厂直接上交中央财政,而是应该交给汽车上牌照的地方,就是在消费这个环节,这样地方政府他就有积极性地方政府有钱后一定会想办法把汽车消费环境搞好,这样才能让老百姓都消费汽车,地方政府才能多收钱

新京报:你的提案中提到目前各地方所表现出来的房地产持续不退的高烧和越来越多对汽车消费的限制形成鲜明对比,你认为根本原因是什么

李书福:我的意思是地方政府靠卖地来养活地方财政,地卖不出去了地方财政不就是没钱了吗这时如果能够推动地方政府对汽车消费的积极性,那么地方财政的收入就多了,包括消费税和燃油附加税都交给地方政府增加收入,从而推动整个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毕竟推动汽车消费总比建那么多房子要好

新京报:但如果上交中央财政的税收转到地方,是否会引导地方政府对发展汽车的冲动加强

李书福:很多事情都有一个前提,地方政府有钱了,才可以建立交桥、打地下隧道,可以把马路拓宽要解决拥堵就需要钱,所以消费税要交到地方政府,用这些钱解决交通拥堵问题

关键词沃尔沃

沃尔沃理念打不开中国市场

新京报:你说过沃尔沃现在是中国第一个全球豪华车品牌,那么这种背景下它与其他豪华车品牌会有什么不一样,会有那些优劣

李书福:它的优势就是除了和全球其他豪华品牌具有同样优势的前提下,增加了一个中国本土市场因为这个市场就是一个战场,本土作战要比海外作战有利,所以沃尔沃在中国国内的本土作战要比其他的豪华品牌有优势

新京报:你之前说沃尔沃要造跟宝马7系和奔驰S级一样的车型,现在这个有没有跟沃尔沃的管理团队达成一致

李书福:我在伦敦的时候曾经讲过,沃尔沃要尽快开发出和宝马7系奔驰S级竞争的产品,那么现在的理念和沃尔沃现有的管理层与员工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沃尔沃应该要继续走安全、低调、高品位的品牌内涵发展道路,而不能简单地去造和竞争对手相同大小的车我认为中国汽车市场,这种高品位的人还不多,坚持这种理念的话,中国市场就打不开,这就是现在正在讨论的我相信,能够取得一致的意见

现在沃尔沃的工程技术人员、管理人员、以及员工和工会不断地来到中国,我们就不断教育他们,要慢慢让他们明白过来,根据中国市场的实际发展情况来开发产品,但是一步到位可能有难度那么开发出比现在沃尔沃的车要大一点的车,开发出让中国的用户接受看起来更豪华一点的车肯定是能做到的,也肯定不会太远了

所有核心价值理念的问题不是一种简单的商业文化问题我相信随着中国市场文化的发展,沃尔沃产品研发可能会不断地重视中国实际情况我也相信中国消费者随着时间推移,慢慢会更加理性我相信沃尔沃的核心理念是正确的,慢慢会得到更多消费者的尊重

关键词用工荒

一线劳动者差异化征个税

新京报:你的提案中称,目前普遍存在的用工荒不仅是薪酬的问题,主要是劳动者权益保障的问题,为什么

李书福:保障一线劳动者的权益,调动一线劳动者的积极性,这表面上好像很简单但这个东西其实有一个很深层次的问题,就是因为一线劳动者的积极性得不到保护,一线劳动者地位始终太低了,一线劳动者的权益得不到保护最终导致大家都不愿意劳动,都不愿意干活都要指手画脚,都想当领导很轻松地去赚钱

新京报:你认为怎样做能很好地解决

李书福:很简单,劳动模范就要在一线员工当中产生,把一线员工的社会地位提升另外就是一线劳动者的收入要有所增加,如果收入太低,其实也会被人看不起所以我又有另外一个提议,就是一线劳动者的所得税起征点要提高,跟其他的劳动者不一样,跟光是磨嘴皮的,而不动手的这些人的起征点不一样这样的话,就鼓励更多的人,要通过动手来提高产品的附加值,来配合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升级

新京报:你的建议是对一线劳动者和已有的个人所得税的方案进行差异化的区分如果提高起征点的话,多少比较合适

李书福:差异化是我的想法,至于说多少,我定不了,我研究没有那么多,没有那么深,不好意思

新京报:另外你提案中包括经济权益、生活权益等,这些方面的操作性如何

李书福:这个提案不是我的企业要去操作的,而是国家要去操作的至于操作性如何我就不知道了,但我觉得操作性会很简单,比如评全国劳动模范从一线员工产生,包括提高个税起征点,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是愿不愿意做的问题

拉水便能吃什么
生物谷
生物谷
分享到: